海南周刊 | 瓊州知府王伯貞之子、吏部尚書王直——鐵心凝佇因瓊州

  瓊州知府王伯貞之子、吏部尚書王直——

  ?鐵心凝佇因瓊州

  王直畫像 (資料圖片)

  明代的紡織場面。王直在瓊州時曾作《紡場賦》。(資料圖片)

  文\本刊特約撰稿 張意薇

  王直(1379-1462),字行儉,號抑庵,江西泰和人。他是明代官拜吏部尚書的四朝元老,主掌吏部十余年。在那場驚天動地的“土木堡之變”中,他作為群臣領袖,為穩定朝廷政局起到了關鍵作用。

  這樣一位名重其時的股肱之臣,不僅在青年時代和海南有一段不解之緣,且在其后漫長的宦海生涯中,海南的經歷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獨特的文化印記。

  憶瓊州,天涯故人情

  王直幼年喪母,在祖母的撫育下長大。他發蒙時便刻苦勤學,性情愈發老成持重。據《明史》記載,王直臉盤方正,儀表堂堂。平時端正肅穆、不茍言笑,待人恭敬謙和、溫文有禮。王直的父親王伯貞(1342-1416年)自建文元年(1399年)始任瓊州知府。王直隨父至瓊,曾就讀于瓊州郡學。直到永樂二年(1404年)進士及第,算來他有四五年的青春時光是在海南度過的。

  王直喜歡海南人憨直、淳樸的性情。他與父親府上一名負責染作的衙役張思惠關系很好。張思惠為人熱情,曾帶王直游覽郡東很多村落,領略海島的風土人情。多年后,張思惠因解送犯人的緣故,來到京城探訪故友。二人秉燭夜聊,追溯瓊州往事,王直特意問起郡東的紡場舊俗是否仍在。王直的另一位瓊州好友唐乾畀(唐胄的祖父)聞知他這份心中掛牽,還寫了首七絕:

  紡場新賦勝梅花,織女機旁誤犯槎。淮海因伊十年夢,鐵心寧亦為酸耶。

  王直得友人贈詩后,將其珍藏在小盒中,不時取出吟賞。據唐胄正德《瓊臺志》記載,王直居瓊時曾作《紡場賦》,描繪瓊州村落風俗。唐乾畀的詩句借用唐玄宗時名相宋璟“鐵心賦梅”的典故,將王直的《紡場賦》與宋璟的《梅花賦》相比附。宋璟未步入仕途時曾作過一篇詠梅小賦,清代余懷《板橋雜記·軼事》稱:“雖宋廣平(宋璟)鐵石心腸,不能不為梅花作賦也。”宋璟為人剛介有大節,卻有醉眼賞梅,著墨花事的意趣;王直以“典雅純正”聞名,也不免在記憶深處藏一段旖旎心事。

  “犯槎”“淮海”兩個典故皆涉織女之事。“犯槎”典來自晉代張華《博物志》:天河通海,海邊有人見浮槎(木筏)按期往來,便泛游至天河見牛郎織女。“淮海”即宋代詞人秦觀(號淮海居士)。據說秦觀《鵲橋仙》中那位“纖云弄巧”的織女或指其侍妾邊朝華。兩人雖有過“佳期如夢”的美好時光,卻世事弄人,難共白首。王直為人端正持重,可少年情懷盡是詩,即便郎心如鐵,也會有悲逝之時:“我來欲就花前醉。美酒千鐘不辭費。太息秾華能有幾。半沾塵土,半隨流水。”(王直《青玉案·惜花》)那風流瀟灑的秦觀,因與佳人離別,一世傷情。在王直的心中,誰又是那個讓他“鐵心為酸”的“織女”呢?往事念念如歷,夜半凝佇,惟因瓊州!

  寫瓊州,此意寸心知

  明成祖朱棣贊賞王直的文章,當時起草詔書、編纂文獻、注錄起居等事大多交由王直負責。洪熙、宣德年間(1425-1435年)王直任少詹事兼侍讀學士,正統八年(1433年)任吏部尚書。《明詞紀事會評》稱他“學富才敏,詩文清致,四方求者接踵……在翰林三十余年,恭勤不怠如一日”。更可貴的是,王直任京官后,依舊是“居地隘陋,曾不屑意,一切世味,安于淡薄”。可謂其人其文皆有圣賢君子之風!

  對于王直來說,瓊州多故人舊事。有明一代海南的山水風物與人情世故在王直的筆下,都顯得格外的細膩、生動。

  王直曾深情地追憶海島的物產豐饒以及民風淳樸:“瓊州在京師之南萬余里……地既負山并海,故多魚鹽皮革絲布之利,其田率一歲再熟,菓蓏蔬茹之類,家藝而戶種之,不丐買而有也。民既足于口體,故其俗樸野,易與為治。” (王直《送張主簿序》)王直贊美海南島的自然環境得天獨厚,漁鹽紡織都很發達,作物也是一年幾熟,家家戶戶都種植蔬菜瓜果,自給自足。百姓豐衣足食,所以民風淳樸,容易治理。

  他也憂心海患時發,會對百姓的生活造成不良影響:“瓊州府在南海上,瀕海州縣十六七而統以一府。地既阻險,海患間作,人物皆被其害。……因災變失常而謹人道之常者以修復焉,豈非宜哉。”(王直《瓊州府重修廟學記》)發展教育是瓊州的一等大事。自然災害破壞了瓊州府學堂,影響了瓊州子弟的學習。當廟學重新修整,請他作文為記,他義不容辭。呼吁在天災面前要謹守人倫道義、注重文化傳承,這才是真正的和天順義。

  來他居所求文的四方訪客,不乏瓊州的故舊知交。王直的《定安令吳君墓表》記載了定安縣令吳君寔的事跡。吳君寔當了九年的定安縣令,對百姓以誠相待,以民為本、革除積弊,贏得了愛戴。任期滿后,百姓赴京向朝廷請求留下這個真正的“父母官”。

  王直還曾受父親舊識林廣所托,為其母盧安人作傳。開篇追溯林氏譜系,及其定居文昌的原因:“林氏故莆田人……愛文昌山水之勝,遂居之。”(王直《林母盧安人家傳》)文中主要記述兩段往事。其一,賊寇禍亂,官兵敗逃,林家親眷被賊人所囚。盧氏臨危不亂,籌款贖人,保全了家人性命;其二,表親鄧氏竊取林氏族產變賣,林家打贏官司,盧氏夫婦非但沒有覬覦族產,還厚待族親,自此宗族和睦。王伯貞任瓊州知府時,曾向兒子夸贊林母的賢德,并稱頌道:“自古國家所以廢興,皆由女徳之隆污,若盧氏之仁智如此,其可多得哉!”林母的仁義與智慧不可多得,國家的命運盛衰更是與女性的修養德行休戚相關,女性可謂在不同的歷史境遇中都彰顯著獨特的價值和光輝。王直評議結合,不僅褒揚了一位賢母,也借此肯定了瓊州女性的仁厚、聰慧與果敢。

  王直德才兼備,本可入內閣。但由于和內閣首輔楊士奇有嫌隙,此事成了終身遺憾。比王直較晚入仕的海南先賢、大學士丘濬曾作挽詩評述這位天涯故人的一生功績。丘濬稱贊王直為一代典型、文人榜樣。(丘濬《王抑庵尚書挽詩三首》其一:西昌文獻冠東南,東里元來有抑庵。一代典刑今已矣,望洋多少客懷慚。其二有“密閣當年應列星”句,即指理應入閣事。)王直79歲卸任回鄉,面對滿堂兒孫,回首五十余年的宦海浮沉,嘆道:楊士奇當年不讓我入閣共事。假使當年真進了內閣,英宗復辟后,我可能免不了遠戍北疆遼陽的命運,哪能得享如今的天倫之樂啊!

  王直在耄耋之年參透并領受雖有東隅之失,卻福禍相依的奧義。曾是天涯客,曾是京畿臣,當回首舊游已成一夢,當又是一年陽春生物,應有耿耿寸心,南望凝佇!

責任編輯:周玉敏

海南文體

娛樂文體活色生鮮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
湖北11选5计划 北京快三快三号 乐透吉林棋牌官网下载 新股申购一览表 星悦陕西皮皮麻将下载 河北河北快三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 大众麻将胡法大全图片 五粮液股票行情k线图 大满贯大四喜水果机 中国篮球联赛有哪些 真人麻将怎么打 nba视频回放 贵州弈乐麻将 游泳比赛设备 26选5开奖结果查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